热门搜索:

毕竟刘备的本事自己可没有他刘备的能耐自己也缺少

时间:2019-05-01 14:34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假话。但是如果一个函谷关,和吴懿他们四个相比,当然马超更看重的是人。关隘丢了,以后找机会总能夺回来,可人没了,上哪儿再回来。马超从来都没跟手下人说过,说要死守什么地方,这话他没有过。是,这也不得不说,凉州军好像也没有过那么危急的时候,如果说他真要是像刘备那样儿,都快穷途末路了,估计最后也得说死守。可到了如今,他确实是
 
    没说过。而马超如此,可以说也确实是让他手下大多数都是真心为他卖命。不少人心里都挺感激自己主公,因为他们感觉得出来,自己主公虽说在乱世争霸,可确实,还是很看重手下的性命的。不光是手下,就是普通士卒,也是如此。可以说在当今天下,算是比较难得的
 
    吧,这个倒不是说别人就不在乎,只是马超更为深,更能以人为本,因为他太清楚了,这打天下,还得靠着他们,不是靠着自己一个人。并且乱世之中,人命是最贵,也是最贱的,看你如何去看待了。**
 
 
第八四八章 兖州军攻弘农城(四)
 
    而马超确实也是在收买人心,这个也没错。<strong>求书网Http://wWw.qiushu.cc/</strong>&#21487&#20048&#23567&#35828&#32593&#24050&#26356&#26032&#22823&#32467&#23616毕竟你不把手下人的忠诚给提高了,这谁给你做事儿啊。万一再被人家给挖墙角了,那这事儿可真是,至少马超肯定是不看到就是了。
 
    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考验,可以说马超认为自己手下的忠心还是不错的。当然了,人家兖州军、江东军还有刘备的汉军,也都不错。有几个像袁绍那样儿的,留不住人,不是没有人为他效死命,只是和曹操,还有自己相比,袁绍还差着呢。也有几个愚忠的,马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如果从自己一个主公的角度来说,那自然这样儿的人是好的。可要是从自
 
    己为一个敌对方的人来说,那么袁绍手下像田丰那样儿的,马超认为就是愚忠。也许这就是这个时代的人,马超也只能是如此了。田丰不如沮授,至少人家还投靠了兖州军,虽说费了曹操大劲了,可马超却认为是值得的。不管怎么说,一个活着的人才,总比死了强,而且关键是这个活着的人才还在你的手下,至少沮授不比自己这边儿的张任强多了,这张任
 
   
 
    到了现在,他也没真正服了自己,拜自己为主。不过这也难怪,当初演义中,刘备也是劝说了张任许久,不过也没好使,马超认为自己可比刘备强。至少自己懂得借用一些优势,比如说刘璋,再比如说赵云。而他刘备显然,马超不认为他就不懂这个,只是他碍于自己的名声,不会明着去威胁别人。而且张任显然知道的清楚,刘备在外人来看。就是君子,所以说
 
    那么威胁别人的事儿,他肯定做不来,别管真情还是假意。至少在老百姓心中,就是这样儿,所以刘备他拿不住张任的软肋,倒是张任知道刘备这人的顾虑,所以他还能成功了。可马超清楚。自己和他刘备不一样儿,自己虽说也和张任说了几句,不过关键的是自己提到了刘璋,都知道自己为了大业,没什么意外的话,是不会杀了其人的。可他到底过得怎么样儿,
 
    那就看你张任的了。还有赵云,好歹也是你的师弟,还有个张绣,是你师兄。你就看着办吧。张任看着是没有什么亲人无牵无挂,可刘璋就是他所在意的一个,赵云和张绣也算是他
 
   
 
    的亲人,这个马超还能不知道吗。[求书网www.Qiushu.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所以马超自然是能抓到张任的软肋,可刘备却是不行。不是他不知道,而是他不能去用。至少马超就是这么觉得的,毕竟一个张任和全天下人心相比,哪个更为重要,没几个不清楚的。马超认为自己要是刘备的话,自己也会那么去做。说服不了张任。就只能是一刀给他咔嚓了,说是以全忠义,可实际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就他
 
    刘备心里最清楚。说起来张任终究是个人才。那这样儿的人不能为己所用,那自然也是别被敌对给用了,所以斩草除根,才是最为合适的。至于说什么以全忠心,那就是说了好听而已。他刘备也是真成全张任的忠义,那么可以用其他的办法。比如说把他和刘璋一起给软禁起来,那意思你张任不是忠心吗,那刘璋可还没死呢,你不如和他一起生活吧,照顾一下,
 
    毕竟刘璋是个什么人,说他什么都不会,也许还有点儿夸张,可确实也差不多少了所以让张任去照顾一下其人,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这未尝不是一种付出忠心的方式,可不一定非要死了。但是刘备直接就给张任咔嚓了,显然这里面是有他斩草除根的意思,当然也有
 
   
 
    其人绝对张任实在是不识时务,自己都那么劝了,都不搭理自己,那自己也只能是痛下杀手了,这样儿对谁都好。自己也不用多去,而他张任也算是忠义了,这不都挺好吗。反正马超自认为自己是能明白刘备的一些法,毕竟都认识这么多年了,谁还不知道谁啊。要说,马超如果是第一天认识刘备的话,那他确实,还可能被一些东西所骗。可他都认识刘备多少
 
    年了,该了解该知道的东西,他可早就都明白了。是,他也不是经常和刘备打交道,可终究是一个时代的人,因此,很多东西,马超还是明白的。不是他说刘备这人太假,可确实,有些东西,不那么真。当然,马超也清楚,真说起来的话,有几个人不假呢,真正那么真实的人,终究还是少数的。至少马超明白,自己有时候,其实也是,不得不戴着面具,也是没
 
    有办法的事儿。这他刘备己方是已经选择了一条称王称霸的路,那么就注定是回不了头,他怎么去做,就得一直那么去做下去,直到他再也做不了了。所以马超虽说看不上刘备,可
 
   
 
    他承认其人的本事,知道刘备不好对付,而且他也不得不说,真是,有些东西,他也服。毕竟刘备的本事,自己可没有,他刘备的能耐,自己也缺少,本来也不是一个性格的人。自己和他注定了,就算不是什么敌人,这辈子也成不了什么好友。倒是曹操那样儿的,如果自己和他不是敌对的话,那么关系还是会不错的。只是可惜啊,人都在变,自己虽说当初骗了
 
    他一些,可自己变了,他更是变了,不管是什么情况,都已经回不到当年的时候了。对此。马超也是感到深深的遗憾。但是自己也没有办法,如果有选择的话,自己可能还是会这样儿,毕竟要是没有先知先觉。自己可能就没有更多的心思,但是无论是自己父亲,还是自己所认识的人,其实很多都是支持自己的。当然马超更知道,还是要看你自己是什么法。自己显
 
    然,就不那么平淡过日子。他记得前世上学的时候,历史老师还说了,你们不当皇帝啊,然后没等同学们说什么,就听历史老师自言自语说道,说实话,我自己都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虽然怎么,马超都觉得挺有意思,可这确实是个真事儿啊。这都是来源于生活。不过在那个年代,哪还有什么皇帝了,也只有这个年代,才有皇帝,而你才有机会当这个皇帝。
 
    其实马超并不是必须要当什么帝王之类的,他确实不是那个意思,但是这他算是看出来了,如果真走到了那一步,那么就算你不,手底下的人也不干啊。不知道多少人。别管他自己是什么法,至少手底下的,那比你都积极。可不是吗,你要就是个普通的官职。那么你能给手下的,也就那么点儿。可你要是当皇帝了,别说开国功勋,就是这皇帝一当上,肯定就
 
    能封赏更多,官职肯定也更大了。就像袁术称帝。这手下人是有不同意的,可是还是有不少赞同的。可不是吗,这自己主公一称帝,自己不也算是水涨船高了吗。虽说袁术就那点儿势力,但是他知道去挥霍啊,据说当初淮南那边儿已经把税都收到十年之后了,这足以见得,
 
    袁术为了自己称帝,他是费了多大劲。他要是不从老百姓收地征收,那还能上哪儿搞钱粮
 
   
 
    去?他可没有马超有优势,有丝绸之路
 
    个事儿,有大臣建议,但是曹操是懒得搭理。而且他也有自己的法,这雒阳才占了没多久,说实话,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凉州军就回来了。他是不怕凉州军,可是凉州军毕竟实力在那儿摆着呢,如果他们摆明了要死攻雒阳,不放手的话,那么最后估计这雒阳还得被人家给夺回去,因此,曹操绝对不会去搞什么迁都的事儿。司隶不是他的大本营,只有兖州、豫
 
    州才是他的根基。如果不是因为兖州军那地方不大,而且还不合适的话,他早就迁都到兖州去了,还用得着在豫州吗。毕竟豫州可是曹操地盘中最前线的位置,和马超的地方挨着,所以要是马超来攻许都,他至少能从两个地方出兵,所以这就是曹操所担心的。因为许都对己方的意义过于重要,而其还是自己的老窝,这要是让凉州军给占了,哪怕之后还能夺回来,
 
    可己方也得要缓挺长时日才行。所以对曹操来说,当初为什么让人埋伏进了雒阳,是,他是为了夺取雒阳不假,可夺取雒阳,对他最大的意义,不是地盘变大了,也不是一个雒阳有
 
   
 
    什么特别重大的意义,那对曹操来说,都没太大的实际用。对他最为实在的,就是许都能安全点儿了,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。至少他不用担心马超从司隶出兵来攻许都了,自己都占了函谷关了,还顾虑什么。如今凉州军如果真还攻许都,那么就只有一个地方,那就是南
 
    阳,不过这个地发地方毕竟算得上是三足鼎立的一个郡,尤其是己方和刘备还是同盟,所以凉州军可不是一家独大,哪怕他能出兵,可最后估计也是不行。不是曹操那么有信心,实在是南阳的形势,决定了凉州军还没等来攻许都呢,他们在南阳先打起来了,所以曹操对南阳,顾虑自然是少,对司隶,尤其是雒阳,他才担心。不过如今好了,自己都跑到弘农来了,
 
    要担心,也是他马超担心,而不是自己。毕竟如今距离长安,实在是不远了,等自己兵临长安城下的时候,他马孟起也该担心了。曹操早就有了这么个法,毕竟这担心也别总是自己的啊。**
 
 
第八四九章 兖州军攻弘农城(五)
 
    杨任是绝对自己真是累啊,毕竟这自己不经常做这守城的事儿,所以冷不丁来这么一回,他不光是不怎么习惯,而且还很累早就听人家说了,这对于不习惯的东西,万一冷不丁来了这么一下,而且可能要有好些时日都如此,所以这肯定是要影响自己。本来杨任就清楚自己的本事,这自己再不习惯,确实,是己方没好处,人家敌军有好处啊。不过杨任累归累,
 
    他却没在己方的士卒面前表露出来一点儿。要说他十几年的行伍,这点儿经验肯定是不会少的。他可不是黄叙那样儿,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辈儿,要不是有个好父亲的话,估计谁知道他黄叙是谁啊。所起来他还真不如杨任呢,但是谁让人家有个好爹。不过对这样儿的事儿,杨任也没有什么怨言,毕竟自己如今也是受到自己主公的重用,都是一郡太守了,而
 

    热门排行